4月9日,河南登封少林寺,釋永信方丈在其所居住的三合院內。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
  【手記一】
  釋永信:各有因緣,不爭辯
  皇家寺院少林寺方丈、少林寺資產管理CEO、全國人大代表,釋永信一直在這三個看似矛盾的身份間游走。
  4月9日,呈現在我面前的少林方丈釋永信,則沒有以往媒體報道的那麼“圓滑”。在我看來,他多半還是一個朴實的大和尚:不排斥社會,也不想被社會排斥。
  有人觀察到,釋永信和星雲大師都比較入世,但對星雲大師的評價多是正面的,而釋則伴隨著一些負面新聞。
  對此,釋永信嘆了口氣,說:各有因緣,不爭辯。
  自比喬布斯:都不盲從
  4月9日下午,釋永信方丈室。這是一座古香古色的中式庭院,歷代方丈居住與此,但也打下了現代化的烙印:電話、電腦,把這個象徵著神秘和權力的深山古寺,與外界連接起來。
  此次採訪源於釋永信帶僧團赴美訪問。3月17—24日,釋永信參觀蘋果、谷歌高科技公司,與蘋果總裁蒂姆·庫克談笑風生。事後,新京報記者幾次約訪,終獲成功。
  與前幾年接受媒體採訪時的高談闊論相比,眼前的少林方丈謹小慎微,每問一個問題,都要停頓幾秒鐘才回答。他說:“被媒體報道怕了,我從來沒有想要引起註意,從來沒有什麼需要主動和外界說的,以前的那些話都是被問出來的。”
  說到少林寺的發展,他才激動了些:“外界對我個人和少林寺有一些指責,我們也沒有停下來,我們有信心,不怕別人說。”說到此,他音量明顯提高。
  釋永信把自己和蘋果的創始人喬布斯相比。他說,喬布斯相信自己的直覺,不盲目追隨市場,所以蘋果產品在市場勝出。釋永信認為自己把握了少林寺發展的方向,他不在意別人對他和少林寺的非議。
  “地方政府與少林寺關係緊張”
  釋永信也有無奈的一面。
  他說,少林寺就像一塊唐僧肉,誰都想來分一杯羹。對於少林寺旅游資源的開發,不由他一個人說了算。登封作為少林寺所在地,地方政府與少林寺存在某種微妙的緊張關係。
  他說他也是人,也有困惑,人生在世誰都會有不如願的事情,在方丈的位置上,因為責任,某些事不得不做。
  採訪過程中,釋永信數次掏出手機接電話、看短信,一些事先與他約好的地方官員、信眾站在方丈室外等著和他合影。為此,釋永信3次中斷採訪。
  釋永信一再強調不想被關註。送記者出門時,他則主動透露了一個細節:近日某位在任的高級領導將率領一個部長團到少林寺調研,屆時他會忙於接待。
  新京報記者 蕭輝
  
  釋永信體驗谷歌智能眼鏡。
  【手記二】
  叫“方丈”還是叫“釋總”
  清明過後,少林寺的人並不算多,甚至相對於它的名氣而言,可以說冷清。二十幾個武僧,反覆跑操的腳步聲,成了寺里最大的聲響。
  與庫克談笑,走訪谷歌,準備利用itunes弘法……再聯想到過去20年,少林寺總會攙和進當下最流行的元素中。眼前景象,讓人覺得“違和”。
  “見到方丈(釋永信)時記得不要握手,要雙手合十。”引薦人叮囑記者。
  “那我們怎麼稱呼呢?是叫方丈還是……”記者問。“方丈、大和尚、方丈師傅都可以。我們也接到過稱呼‘釋總’的電話。”
  已經搶先體驗了谷歌眼鏡的釋永信,用著一款稍顯老舊的翻蓋智能手機。他說裡面沒有游戲、軟件,“我只用它打電話、發短信”。
  談話中,釋永信起初有些拘謹,長時間地註視記者,像是在判斷問題是否友好。一個半小時後,他越發平和,對於種種質疑他以無奈來表達心境。“我們也沒辦法。”大和尚重覆著這句話。
  釋永信擺弄手機時,記者曾試圖拍照,“不要拍、不要拍”,大和尚連忙制止。“拍了放出來又容易被人亂說。”
  但到了採訪結束的拍照時間,釋永信便耐心地任由記者“擺佈”,有時甚至比記者還關心照片效果,“剛纔那張不算啊,我閉眼了”。
  臨走時,釋永信叫住記者,“拿點東西再走吧”。我本以為是香囊、佛經或是少林寺介紹一類的東西。
  到手一看,是為慶祝美國加州確立“嵩山少林寺日”十周年,而做的紀念胸針。
  不是香囊,不是佛經,這才符合“釋總”的做派。
  新京報記者 邵世偉
  (本文首發自新京報官方微信,您可以在微信中搜索公眾號“新京報”,或添加微信號:bjnews_xjb瞭解更多精彩內容)
  (原標題:【手記】釋永信:朴實大和尚與“釋總”)
創作者介紹

紐西蘭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yq96yqdb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